今日谷雨,春的最后一个节气。

谷雨,「雨生百谷清净明洁」。古人说,谷雨后五日,「萍始生」——萍水开始相逢。崔护当年有诗:湖光迷翡翠,草色醉蜻蜓。鸟弄桐花日,鱼翻谷雨萍。

不是浮萍,是芦苇,日本谷雨第一候为,「葭始生」。

谷雨如丝复如尘,南宋仇远描写此时的景象:红紫妆林绿满地,游丝飞絮两依依,正当谷雨弄晴时。

谷雨之后,熏风染林野,伯劳飞过声跼促。伯劳就是劳燕分飞中的「劳」。

谷雨已近花欲尽,又到荼蘼花事时。纵便「未许飞花减却春」,一春的花季烂漫还是就要结束了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