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历二月是仲春,「仲春遘时雨,始雷发东隅」。春分第二候是「雷乃发声」。

雷,阴阳相薄(搏)也;乃,象气出之难也;发,犹出也。

e52bf525gy1fpnz169q3pj21jk0t0h39

孟春正月的惊蛰已是「春霆发响,惊蛰飞竞」,为何现在又才「雷乃发声」?

事出汉景帝刘启,时因避讳将「启蛰」改为「惊蛰」。由「启」变「惊」,物候时序对不上,就把「惊蛰」和「雨水」的顺序置换了。现在我们听到的隐隐轻雷,是来自西汉的回响。

「雷」最早古字是上下左右四个田,中间两个回连接,「回」最早古字的中间是个圆。天回旋四方为圆,口平均四方为田,这或许包含了「天圆地方」的含义。

e52bf525gy1fpnz12rn8bj21jk0t0wom

在日本,春分第二候是「桜始開」,樱花开始开放,末候才是「雷乃発声」。

中国春分末候是「始电」。古人认为,电乃雷光,是阴阳激耀。「雷电合而章生」,「章」是指这一年万物竞生规则的重新建立。 ​​​​

韩愈分辨四季,「以鸟鸣春,以雷鸣夏,以虫鸣秋,以风鸣冬」——电闪雷鸣,就是夏天了。 当下​​​​夭桃浓李不可比,其实夏天已经在叩门了。

季节啊,我们尚未感觉时,就已经发生,待我们切肤清晰感觉到时,其实即将过去。

想来,许多事情亦如此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